<ruby id="oq6gq"></ruby>

  • <em id="oq6gq"><acronym id="oq6gq"></acronym></em>

    <progress id="oq6gq"><big id="oq6gq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s id="oq6gq"><mark id="oq6gq"></mark></s>

    <span id="oq6gq"><pre id="oq6gq"><sup id="oq6gq"></sup></pre></span><dd id="oq6gq"><track id="oq6gq"></track></dd>

    <th id="oq6gq"><track id="oq6gq"></track></th>
  • <th id="oq6gq"></th>
  • <progress id="oq6gq"><big id="oq6gq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progress id="oq6gq"><track id="oq6gq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廉政教育

    追日神駿——追念一個純粹的生命

    發布時間: 2022-01-24 09:47:12 瀏覽量: 發稿人:開封市公共資源交易信息網

            不該有此文,偏偏有此文,奈何?!

      當年,詩人劉小放介紹我與之相識,如今,還是小放兄告訴我他逝去的消息。此乃情緣,一喜一悲。

      他以他的方式走,至親之外,不告訴任何人,包括好友。不是他不愛我們,是太愛了。他把孤苦留給自己,而不忍讓別人傷痛。這正是他。

      獨來獨往之趙貴德,該怎么概括他?挽聯中我說他:“是大畫師,筆下三千神駿;乃真雅士,胸中萬丈豪情”,筆下是神駿,他自己也是,惟神駿才能畫出神駿。

      之所以是神駿,是為了追日,他是為追日而生,亦為追日而逝。人可以失,日頭不失。那個日頭,永遠在前邊的那個日頭,無論怎么追也追不上的日頭,是他自己所設。自己設置自己追,為什么追不上?恰是因為這樣才追不上。這是他要的效果,也是好的藝術家必有的特質,因為藝無止境。他選擇的是藝術,如果選了別的,相信他也是這樣,此乃情性所致。

      每每與之敘,他總問我,反復問,逼到墻角看我怎么跳出來。涉及哲學、玄學、宇宙學、藝術終極意義以及生命現象,我東答西答,總不對。他說,你說得對,但我要的不是這個。如果我說對了,他會朗聲大笑。原來他早有答案,他只是要我作個證明。

      如今他不問了,我卻還是要答,只是沒有誰驗證對不對了。

      一哭。

      自己做自己的伯樂

      他為什么是神駿?先天的不說,說后天造就。因為生在戰亂,在母腹中即遭受過日本指揮刀的逼視。從在襁褓中,即被父母攜著從北京一次次外逃,灤縣、遷安、唐山,沒安頓過一天,最后逃到山海關,一家人才停棲下來。九歲喪父,與母親、姐姐相依為命。童年極窮困,沒吃過一頓飽飯,沒穿過一件囫圇衣裳。為了生計,15歲姐姐嫁人,媽媽去人家做保姆,他連居所也沒有,只能到碼頭上去睡裝卸工歇息用的工棚。因交不起學費,小學只能斷斷續續上,六年制的小學上了九年,卻是甲等生。升初中的時候,他沒及格。老師不相信,另出題單考,依然不及格。老師不解,平時成績那么好,怎么就考不過?直到他72歲那年再見老師,才揭開謎底:他是故意的,不能讓母親再供他上學,他要來養母親!八十多歲的老師聞言,哭了,說:你怎么不告訴我?我可以供你呀!

      窮困,沒有使他沉淪、頹廢,沒有使他偏狹、自私,沒有使他走向犯罪,反倒激發了他,磨煉了他,成就了他,使他意志堅強,胸懷博大,視野高遠。由我及人,而成大我之心;由我及天,而生宇宙之想。

      五年級作文題《長大做什么》,他寫的是《我要做大藝術家》。

      憑什么?大藝術家的意向何來?此渾淪大志,乃冥冥中有,如老子言:“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”那樣,說不得也。雖說不得,恰又極對。

      就從這時起,他就已經成了自己的伯樂。沒人相信他,他自己相信;沒人引領他,他自己引領;沒人認定他,他自己認定。自信之外,再加聰穎。輟學之后到處轉,多在文化館、文化宮、電影院等處留心,想找個能寫寫畫畫的工作。終于在秦皇島市文化宮看到一個畫家在屋里畫畫,于是在窗外趴著窗戶看。也有別人看,別人看是偶爾,是好奇,他天天去看,一看看一天,趕也趕不走。畫家感動了,準他進屋看。進了屋,他反而不看了,而是幫著干活,掃地,調糨糊,這個那個,滿眼是活兒。他在這里待了兩三個月。畫家叫聶斌,聶斌喜歡上了這個小伙子,一心想幫他,聶斌通過熟人找文化局領導,把他給安排到了北戴河文化宮。他就這樣參加了工作。時在1954年,他17歲。先是一把掃帚,打掃衛生、收門票等雜務,幾個月后的一天,有一場舞會演出要畫海報,他趁個機會上去就畫了。此舉驚了領導的眼,盯視他有三分鐘,說:你來做美工!自此掃帚換成筆,直至終生。你看他畫馬,大筆一揮,橫掃千軍那樣,或許有使帚遺范!

      做美工后,各樣的畫作各樣的布置,簡直把文化宮變成了展覽館,而且很快他就在報刊上發作品了。三年后,《秦皇島日報》創刊,他被調去做美術編輯,又三年,調《唐山勞動報》,僅三個月,奉調《河北日報》。

      生命的圖騰

      趙貴德本來是畫人物的,后來才畫了馬,他為什么畫馬?此乃心性使然。在《河北日報》時,他曾連續三天上完夜班不睡覺,趕到北京看“長安畫派”聯展,受大震動,得大啟發,特別是石魯的畫,迷不知所以之,他在領略何為戛戛獨造,何為形神兼備。

      人物畫到一定程度,他覺得受限制。雖然他的人物速寫已經自由到無人能比,已經傳神到難有第二,但是他仍不滿足。后來他選擇了馬,因為馬具人性,且有龍性,另加靈性。畫馬分了三個階段,先是把馬當馬畫,再是把馬當人畫,三是把馬歸置到心靈。畫馬之時,立意已明:“跳出前人,分開左右;書法構成,書意表現;以馬造勢,以勢造象。”二十四字畫馬策,標新立異,奪人眼目。果然不凡,當馬畫時,好馬橫空;當人畫時,情動畫壇;到第三階段,人與馬,馬與心,心與宇宙,已經渾化為一。這時,他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,人必須修煉到一個境界,人的境界不到,畫不可能到。

      他曾經從繪畫思想史的角度歸納,中國畫以三張畫為代表:一是《連年有余》,代表幸福;二是《飛天》,代表自由;三是《千手觀音》,代表大愛。此乃人之精神所系,所有的繪畫創作都應該以此為圭臬。他畫馬的內在本質,也在這里。

      他從心靈的角度看世界,以為“文化在先,文字在后;精神在先,物質在后;人在先,宇宙在后”。有幾人能識得其中奧義,奧義且不論,借此可知他的意緒所在。近年他住北京,每次回石家莊,他都要我喊上毛劍賓在一起說話,或從上午到下午,或從下午到晚上,各敞心扉,各抒己見,雖三人,亦可稱論場。每次都有主題,主題都由他預定。正所謂“指揮倜儻,一坐皆驚,傾倒淋漓,千杯未醉”矣。今年春天的主題是“反動”,我以為是“反者道之動”的哲學命題,從沒想到這是最后一次深談,聯系起來看,其“反動”另有隱喻耶?本從天上來,還歸天上去歟?

      他非常明確,說藝術家首先是思想家,只有思想家才能頂端設計。他的所謂思想家,是必須將“文學、科學、哲學、神學”融于一身,不然不宏大,不然不深刻。果然他是大藝術家風范。

      第三階段的馬,已經是心靈衍化之作,呈現的是無我之我,既一絲不掛,又一絲不茍。一絲不掛,即全然之自己;一絲不茍,即純粹之自己。馬不再是馬,而是意象的恣意鋪張,是所向無羈的精神呈現,是氣吞萬里的膽魄張揚,是五千年人文之彰顯。但這一切,卻又是因馬而有。是馬又不是馬,不是馬又是馬,我把它稱之為“不是不不是”,他深以為然,說:有這句話夠了。曾有人要成立畫馬協會,邀請他當會長,他回絕道:我從來不畫牲口!

      捐給省博物院的那些畫,在71歲出版的“大紅袍”畫冊里頭的畫,都是他難得的精品,浸透著他的深刻哲思,沸騰著他的滿腔熱血,寄托著他的全部情愫。在準備“大紅袍”作品時,他邀小放兄和我,到北戴河看他的畫,幫他定稿。那是一間蘇式建筑,據說曾經是食堂,相當闊大。他要在這里完成八十幅巨作,真是巨,連畫幅也巨,8米長3米寬的大畫就有十幾幅,一幅畫即整整一面墻。他白須半尺,發辮及腰,像建筑工人那樣站在架子上揮毫,高墻如巖,大筆如椽,且放著雄壯的交響樂。屋內激情萬丈,窗外松濤十里,再外則是海浪千頃。他高舉畫筆,是畫家,更像指揮家。在此畫面前,人都覺得渺小。這即是他的創作狀態,人也整個在激奮當中,如奔逸之馬,如呼嘯之獅。小放兄以詩人之豪氣,為之歌,為之贊,為之擬了一些充滿詩意的畫題。“大紅袍”一幅舊作不收,全然新創,為此,整整半年不離此境。

      “大紅袍”叢書,是從任伯年、吳昌碩、齊白石到現在一百年來在美術領域有卓越成就的藝術家之集大成,總名稱為《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》,因封面紅色被稱為“大紅袍”,規格很高,被列入者即非凡夫。趙貴德卻拖了一年,他總覺自己還不夠。剛把稿子交上去,他又不滿意了,他感覺他還能畫得更好。是的,他永遠不滿足,他若是滿足就不是他了。

      在北戴河,他曾對我說:“以后我的書,你來寫!”他說的是傳記。我答應了,也時時在準備。但是他總說,他對他的畫不滿意,還要上一個臺階,非常重要的一個臺階。這些年,他也總在為這個臺階做思想和理論上的準備。他多次說:對于畫家來說,八十歲到九十歲,是向上攀登的黃金時代。我們要在最好的時候,做最好的事情。他還說他要活到500歲。我相信他的話,也相信他能長壽,依他的體質和意志,不說500歲,百歲總可以吧。因此,他不著急,我也不著急,到底把寫傳的事耽誤了,換來的是今天這篇不該有的文字。趙老師,說好了的,您怎么爽約了呢!

      不死不不死

      生死是大問題,這個問題從1945年他父親的死就縈繞在心,但那時朦朧。1976年母親的壽終和女兒在唐山大地震中罹難,幾乎擊垮他。他不相信這是真的,但到底人不在了。2006年11月,夫人去世,這讓他陷入長時間的悲慟與絕望中。他剛從省美協主席的位置上退下來,該與夫人共享清閑了,她卻去了。

      他是個純粹的人,忠于事業,視繪畫如生命;忠于愛情,能夠將愛升華為詩。1949年他12歲,10月1日,在秦皇島開灤廣場升第一面國旗,他作為少先隊員站在方隊里,升旗手個是10歲的小姑娘,他距她不過100米,從不認識,但莫名其妙他就認定她以后會成為他的妻子。從那一刻,他再沒有對別的女人動過心。他說,我一生只能愛一個女人。多年之后,果然邂逅了夢中人。他們二人的愛情故事典型得像電影,但今天不是為了寫這個。結婚時正值困難年月,婚禮雖簡陋,二人卻認為是天地初開??v然只有2斤糖塊,但卻是甜美的全部。招待完親友后只剩下一塊糖,夫妻二人推來推去讓對方吃,最后妻子咬了一點點,把剩余的大半塊喂到他嘴里。這一塊糖甜了兩個人的人生。

      趙貴德明白,他的事業背后全然是妻子的傾力支撐。妻子是軍人,是舞者,卻毅然中止了自己的藝術追求,工作之外,獨攬起全家所有家務,孝敬婆母,照顧孩子,不讓趙貴德分半點心。趙貴德的每一幅畫,妻子是第一評判者,不經過她的認可,決不發表。他的作品多,所有剪報都是妻子剪貼。從生活到創作,趙貴德的時時處處,無不經妻子精心打理。在趙貴德眼里,她不是妻子,而是另一個趙貴德,那個趙貴德做現實中的一切,這個趙貴德做夢里的一切。

      沒想到夫人病,更沒想到百治不愈竟撒手去了,趙貴德關起門嚎啕大哭。妻子一去,剩下的那多半塊糖全然變苦,苦不堪言。

      此為背景,所以趙老師問我,生命是什么?人為什么會死?死了到哪里去?既然死,何必生等等,無論我怎么答都不對?,F在明白,他要的不是答案,他要的是那個活生生的人!

      夫人走時,穿大紅衣服,不設靈堂,沒有喪儀,不許哭,不許戴孝。最后決定把骨灰撒入北戴河大海,那是他們愛情的發源地。地上船上鋪的都是紅地毯,船繞“鴿子窩”一圈,以此來紀念他們的亙古之愛,播放的是《小二黑結婚》,這是夫人在住院時最后唱的。之后,他留在了北戴河,在大海邊孤守三年。整日到海邊,對著大海呼喚夫人的靈魂,與之對話。有一次夜里,竟然忘情地朝海里走去,直到海水沒過胸口,才猛然清醒。這時看到海面上紅光閃閃,有無數揚起來的手朝他揮舞。從夫人走后,他一直未理發,因此在畫“大紅袍”的畫時,才須發飄飄。他的“大紅袍”,其實是他獻給夫人的最莊嚴最厚重的禮物。他不滿意,不是作品不好,而是因為評判作品的那個人沒有回應!

      如今,趙貴德先生也去了,一騎絕塵,任是誰也喊不回了。一起去的,還有他畫的那些馬,它們都是他靈魂的載體。那個地方鮮花盛開,充滿自由、大愛與幸福,更重要的是夫人也在,她已經等了他15年。

      趙貴德是這樣一個人,極純粹,又極壯美,因純粹而忠貞,因壯美而轟轟烈烈,做人如此,繪畫如此,愛情也如此。

      我曾概括趙貴德老師畫的馬“不是不不是”,現在套用,說生命消逝為“不死不不死”。人生虛幻,所以有生死。不死的是精神,不不死的是軀殼。軀殼不久,精神永在。但不是所有的人死后都永在,心靈齷齪、道德低下、心胸狹隘者會變鬼,鬼是個不堪的存在。只有具有高尚人格,具有大愛情懷,具有坦蕩心靈,具有無私品性的人,才是精神體現者。

      趙貴德所設之日,乃精神所化,他所騎神駿,系心靈外顯,他之心靈,亦如神駿。最終神駿與日頭會渾化為一,形成星斗,閃爍在天上。

      2021年12月11日于石門花開堂

 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
    版權所有:開封市公共資源交易信息網承辦:開封市公共資源交易信息網
    地址:開封市市民之家五樓 郵編:475000 郵箱:kfsggzyxxjsb@163.com 網站備案號:豫ICP備12001764號-1


    技術支持:鄭州信源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

    侵犯の奶水授乳日本漫画,人妖chinesecdts在线,日本一卡二卡四卡无卡国色天香,色妞av永久一区二区国产a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