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oq6gq"></ruby>

  • <em id="oq6gq"><acronym id="oq6gq"></acronym></em>

    <progress id="oq6gq"><big id="oq6gq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s id="oq6gq"><mark id="oq6gq"></mark></s>

    <span id="oq6gq"><pre id="oq6gq"><sup id="oq6gq"></sup></pre></span><dd id="oq6gq"><track id="oq6gq"></track></dd>

    <th id="oq6gq"><track id="oq6gq"></track></th>
  • <th id="oq6gq"></th>
  • <progress id="oq6gq"><big id="oq6gq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progress id="oq6gq"><track id="oq6gq"></track></progress>

    廉政教育

    倒立看世界

    發布時間: 2021-12-23 15:35:09 瀏覽量: 發稿人:開封市公共資源交易信息網

          小時候,我練過一點戲劇基本功,跟斗、旋子、劈叉什么的,一度很癡迷。主要是那時學校里有文藝隊,小學、初中、高中,我都是主力,到廠礦慰問、到開山劈嶺的大寨演出,還有全公社或全縣中小學文藝匯演,這點基本功都派上了用場。后來,恢復高考了,我能正經讀書了,就不大玩這些花拳繡腿了。

      近些年,長期伏案的職業帶來身體染恙,頸椎病日重一日,以至于壓迫腦血管和腦神經,既痛且暈,苦不堪言。藥物控制,懸掛理療,相比較起來,感覺還是倒立的效果最佳。于是,重操舊業,手與腳“換位”,以倒立來減輕病痛,自我療傷。

      意外之喜是,倒立還給自己開辟了一片新風景,拓展了一個新世界。

      我看見更多人在倒退行走,目的自然也不外乎鍛煉,效果怎樣自己沒有試過,不好妄加褒貶,只感覺這種步行法與自己的倒立理療有相通處。倒退行走,似乎更多的是糾正平時的走路方式,調整肌肉,或者自欺欺人地認為能讓時光倒流,如同敘述的“倒敘”。我的倒立呢,不但是左右扭頭,擴大平視的角度,而且,還以“倒插楊柳”的方式,改橫向為橫向加縱向,這樣的視野完全就是上下左右來一個立體的乾坤大挪移。

      早晨,東方剛泛白,家中小院曙色朦朧,院中踱步,能清晰感覺到有如蹚水一樣劃撥院內靜謐空氣。手腳關節活動一番,肩膀腰肢扭幾扭,就“嗨”的一聲雙手撐地翻靠到了院墻上。年輕時能拿大頂,無依傍也穩穩倒立,還能以手當腳走十幾米遠;現在腹肌力量不夠,無墻可依已無從控制身體。有墻或樹可依靠,仍然能輕松倒立。這樣倒立時順勢舉目望去,頸椎明顯松弛,大大改善大腦供血不足,很舒服。還能自然觀望天空顏色,看到樓房在天幕上留下不乏藝術味道的剪影。一家家陽臺窗簾透出的燈光,似剛剛睡醒人的眼神。而平時,不好意思猴子望月般仰起腦袋盯著樓上陽臺看的,也就忽略了這一片風景。

      一次,無意中看到一家陽臺踱出一個人影,俯瞰著朝我觀望片刻,又踱步返回房間。我感覺到了,對方似乎有些偷窺旁人卻被旁人發現的意思,于是,立馬避開。我自己也暗暗吃驚,哎呀呀,原來自己平時的院內活動盡在他人的觀望之中呢。我不過是一只捕蟬的螳螂,渾然不知的是頭頂還有一只只虎視眈眈的黃雀。自己不好意思仰頭觀察,但人家陽臺上檢閱狀朝下看則是順理成章。這大約是身處低樓層的尷尬了。也就是說,我只有倒立著,觀察的角度比平日整整低去了一個身高,才能真切地看清自己的處境,頭腦立刻如醍醐灌頂般清醒。

      而且,不止一家陽臺上的人躲避與我的目光對視,我發現,幾乎所有人家只要看到院中倒立的我,都立刻收回目光。

      我也順勢移開目光。于是,我倒立著看地面。這才發現,自己從未如此親近腳下的土地,虔誠勝過彎腰插秧或拾穗的農人。我看見了一只爬行的小螞蟻。大概是我的鼻息讓它嗅出了危險,它舞動起額前觸須,伏地一動不動,似乎是以不變應萬變,躲過危險。我心下覺得好笑,也翻動起憐憫的波浪:小螞蟻啊,你不會主動危害人,我又怎么會傷害你呢?你我同生活于這個小小院落中,似乎可以歸結為緣分,我們都是寬厚仁慈的大地掌心中的渺小生命……再回看樓上的一家家陽臺,我便也將自己想象成小螞蟻,立刻覺出身心的舒坦和放松。

      我甚至還發現,如此依墻一倒立,舉目望去,在我腳下方向的那些人,只要我愿意認定,他們也都在我的“樓下”。

      難道不是嗎?

      健康從來就是由身心兩部分組成,身體的健康要靠合理營養和適當的鍛煉,心理的健康則更多得益于各自的悟性了。身體健康與心理健康密不可分,彼此互相依存,互相促進。我的倒立原本是為治療身體的病痛,如果首先得益的是心理,那也大喜過望。

      小時候練過的一點戲劇童子功,似乎在中老年時期的人生舞臺派上了用場。(劉放)

  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

    版權所有:開封市公共資源交易信息網承辦:開封市公共資源交易信息網
    地址:開封市市民之家五樓 郵編:475000 郵箱:kfsggzyxxjsb@163.com 網站備案號:豫ICP備12001764號-1


    技術支持:鄭州信源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

    侵犯の奶水授乳日本漫画,人妖chinesecdts在线,日本一卡二卡四卡无卡国色天香,色妞av永久一区二区国产av